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南山有月小说阅读

2020-08-10 06:02:14 68dx.cn

南月颛顼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南山有月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相柳没有说话,盯着南月和颛顼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相柳是冲着南月来的?”“不错。”相柳的声音沙哑,但其中却有股难以捉摸的韵味。

《南山有月》精选:

相柳没有说话,盯着南月和颛顼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相柳是冲着南月来的?”

“不错。”相柳的声音沙哑,但其中却有股难以捉摸的韵味。

“南月与雷州无冤无仇,和相柳更是从未相识,你为何纠缠不放?”

颛顼已经猜到伏羲受伤的原因,而对这个相柳的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与你无关。”

颛顼闻言轻笑,“实不相瞒,刚刚我和南月聊的十分投机。南月的事就是我颛顼的事,不能袖手旁观。”

南月愕然,颛顼这样说是为了保护她吗?应该是的,他在伏羲面前将南月带回来,不能失信于伏羲。

“这么说,人王要插手此事了?”

相柳的声音很冷,就像是他身后的那轮弯月一般清冷不易近人。

“不错,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伤害南月半分。”

不管什么目的,能得到颛顼说出这样的话,也值了。

南月笑起来,她站在颛顼身后,觉得整个世界无论遇到什么,都很安心。

相柳和颛顼僵持了片刻,最终以相柳离开告终。

南月刚松了口气,颛顼就直直的倒在南月怀里,不省人事。

她虽然惊慌,但想着相柳还未走远,只好悄悄带着他到青柠院子里。

青柠见南月扶着晕倒的颛顼前来,连忙将颛顼放在床上,为他号脉。

“暖香散?”青柠凝眉,不明所以的望着南月。

“可有解?”

“他中毒不深,现在也只是因为强撑着灵力才力竭晕倒。我为他开些药,多注意休息便可无事。”

南月点头,想了想又悄悄叮嘱道:“今晚事大,还希望王姬为保密,不要宣扬出去。”

青柠默许,知道涉及雷州事宜,也不好多说什么。

“先让颛顼在我这里休息,天色也不早了,南月姑娘还是请回吧。”

南月点头同意,最后看了眼昏睡的颛顼,离开青柠的院子,回房休息。

次日。

听说王后高辛玥带着不少官员跪在大殿前请愿,想让人王秉公处理广阳之事。

而颛顼,从青柠那里醒来之后头便昏沉沉的,听到高辛玥的举动更是皱眉不言。

青柠给他煎了药,无论是昨晚还是今早的事,都没有多问。

“快喝了吧,喝完药还要去处理那些琐事呢。”

颛顼接过药苦笑,“确实是琐事,难以决断的琐事。”

“事成如此你还怪谁?如果你没有那么多王姬,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

“青柠,在你眼里,这些事只是妙姬和小玥之间的争风吃醋?”

青柠纳闷问:“难道不是?”

颛顼不语,仰头喝了药,苦的呲牙咧嘴。

“怎么这么苦?平日里不是都有糖吗?”

青柠收拾着出诊的工具,淡淡然的道:“只是提醒你忠言逆耳而已,吃药没有糖也死不了人。”

“怎么?你也断定我会为了妙姬徇私?”

“也不是怎么断定,因为我一直搞不懂你。好了,”青柠带着工具,准备离开,“我还要去出诊,记得晚上来我这里吃药。”

颛顼点头,“出门小心点,别累着自己。”

青柠苦笑,“放心。”

也只有当他生病的时候才能正大光明的留住他。

颛顼在青柠离开之后也起身,心里盘算着怎么处理这件棘手之事。

“颛顼。”

“南月。”颛顼对刚来的南月轻笑,连忙请她坐下。“怎么?找我有事?”

南月有些吞吞吐吐,“也不是,就是来看看你身体可好些了。”

颛顼在南月面前绕了一圈,“你看,我这不是四肢健全活蹦乱跳,别担心了。”

南月点头,但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你是想问我关于昨晚的事对吗?”见她不否认,颛顼假装沮丧道:“我还以为你真是为我受伤之事而来呢。”

南月掩嘴轻笑,“有青柠在,你不会有事。”

“你想问什么?”

“其实上次伏羲中毒我就有疑惑,我同样闻到了暖香散,可单单伏羲中毒。而昨晚,暖香散对我也丝毫没有作用。”

颛顼不以为然道:“上次也没见毕方中毒。”

“你是说因为我是蛇的原因,才没有中暖香散?”

“可能是这样,也可能还有别的原因。”

南月点头,她似懂非懂的纠结了片刻,最后也想不通,便不去管他。

“颛顼,我来的时候见王后跪在大殿外,她可是为了广阳大人的事?”

颛顼点头,给南月倒了杯水问:“你怎么看?”

“我觉得王后和妙姬都各有各的立场,不分对错。若要是非决出优劣,是不可能的。”顿了顿,南月又补充道:“最起码我是不可能的。”

颛顼看南月避之莫及的样子,轻笑起来。

“只要多动点脑子,这世上没什么难事。”

“那是对于你们这些神族来说,世上没难事。可我们这些小妖,就没有那么好的头脑可以解决所有事。”

颛顼看她沮丧的样子,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

“你这丫头,平白无故怎么这么没有信心?凡是心到则灵,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不可以?”

南月抱着头,有些羞愧的看着颛顼。

“你是人王,我说不过你。”

“你钻牛角尖,我不跟你较真。”

颛顼学着南月的语气,有些生气略带好笑的看着她。

二人沉默了片刻,颛顼对南月道:“我想请你帮个忙,演场戏。”

南月点头,满口答应下来。

“没问题。”

上阳宫大殿。

南月作为客人,站在颛顼右手侧,观摩着整个大殿局势的走向。

高辛玥等人跪着,虽然不说话,却已经明摆着告诉人王他们的目的。

单看气势,颛顼这边人单力薄,恐怕不出几句就会妥协。

只见颛顼扫了眼跪着的众人,对领头的高辛玥道:“身子要紧,你们且起来说话。”

众人不动,他继续道:“我知道大家的意思。觉得我处理的事情有不妥处,大可以跟我直说,你们这样一句不吭跪在那里,是来威胁我还是找我商量来了?”

众人闻言身子一震。人王虽然平时看起来不修边幅不拘小节,但真正遇到大事,从来没有优柔寡断过。所以,大臣们还是十分畏惧他的。毕竟一个浪子,也不可能将大荒治理的如此井井有条。

高辛玥想了想,带头站了起来。随后大臣们相继起身。看到这样,颛顼才放下脸来。

“这样才对啊,大家朝上君臣,朝下也是朋友。无需跪着请愿。说吧,让我听听你们的理由。”

关于亿享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亿享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