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诡夜奇话:雪夜怪谈

2020-08-13 05:59:05 68dx.cn

“醒醒!快醒醒!”朦胧中,有个声音这样说道,同时,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推我。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几个模糊的身影映入眼帘。

“醒了醒了!喂,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能动吗?”那个声音又说道。

我点了点头,按照那声音的指示,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顿时感到全身一阵疼痛,不过也正是这份疼痛让我彻底清醒过来。

我正躺在一片干泥地上,身边围着四个陌生人,两男两女。

“这儿……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坐了起来,摇了摇嗡嗡作响的脑袋,艰涩地开口问道。

“你不记得了吗?”其中一个男人答道:“你看看那边。”

顺着男人的手指,我看到在不远处,一辆已经严重变形的大巴车正倒卧在地上,数缕黑烟从大巴中袅袅升起,大巴的四周散落着玻璃渣、铁片、油渍和血迹。隐约之间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

我用右手掌揉了揉太阳穴:不错,我想起来了,先前我正坐在一辆行驶中的旅游大巴上,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大巴车突然失控,直接冲出了路面,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怎么回事?”我问道。

“出车祸了,除了我们五个,其他人都死了。”男人答道,沉默了一下后他接着问道:“你能走吗?”

我检视了一下自己,虽然浑身疼痛,而且身上还血迹斑斑,不过都是一些表皮擦伤,似乎也没有伤到骨头。于是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必须离开这儿,这辆大巴车搞不好马上就要爆炸了。”男人说道。

“我反对,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荒郊野外的根本辨不清方向,也看不到人烟,而且这鬼地方手机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如果我们走远了,万一救援队来了找不到我们怎么办?我们应该留在这里等待救援!”另一个男人反驳道。

“这儿离大巴太近了,万一爆炸我们会被波及到的。还是走一段吧,不需要走太远,反正这儿视野挺开阔,救援队来了我们应该还能看见。”

这个建议很合理,于是我们五个人开始向外边移动,走了大概五、六十米停了下来。

“行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待救援吧。”男人说道,他刚说完,天色忽然阴沉下来,接着开始飘落下白色的雪花来。

“下雪了?”男人摊开手掌,看着飘落到掌心的雪花,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怎么可能!现在明明是六月,根本不应该下雪啊!”

我们都觉得这场雪来得不可思议,然而现实却是雪却越下越大,雪花很快变得纷纷扬扬起来,并且还刮起了风,随之而来的是气温也开始快速下降,几分钟前还觉得燥热的空气,转眼间就变得冷冽起来。

“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找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刚才提议远离大巴车的男人叫道。

“那救援队怎么办?”另一个男人问道。

“别管救援队了!这么大的风雪,他们会不会出动还是个问题,就算出动也不会那么快到的,如果我们继续待在这里,恐怕等救援队来时我们已经被冻死了!”

“也许这雪很快就会停了。”一个女孩子怯生生地说道。

“爱走不走!反正我不会留下来等死的!”那男的显然不耐烦了,怒吼了一声之后,拔腿就朝前面走去。

剩下我们四个面面相觑,沉默了几秒钟后,我们纷纷跟上了那个男人的步伐,毕竟谁都没有把握这雪到底要下多久。

风雪之中,原本开阔的视野变得很差,而渐晚的天色更是加重了这一点,所以我们五个人不得不手牵着手,用手机照明着前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只觉得身体开始变得越发寒冷,忍不住哆嗦起来,连大脑的思维也变得迟缓,强烈的疲惫感不断涌现出来并蔓延到我的全身上下。

“这样下去不行的!”男人喊道:“你知道路吗?你到底要带我们走哪里去?”

“我他妈怎么知道要去哪儿!这里又不是我家!”

“你不知道还带我们乱跑?这不是找死吗?!你可把我们害惨了!”

“放屁!我带着你们乱跑?是你们自己要跟着我走的!我又没逼着你们非要跟我走!”原先的男人叫道。

就在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似乎随时会动起手的当口,一个女孩在旁边说道:“你们看,那边好像有间房子!”

我们朝着女孩指示的方向努力瞪大了眼睛张望着,透过茫茫风雪,在离我们十几米左右的地方,影影绰绰间果真有一栋建筑的样子。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都激动起来,我们打起精神加快了步伐,很快便来到那座建筑前,是一座二层的小楼。

“有人在吗?”男人上前敲门,不想门没上锁,一敲就开。这时,外面的天气已经演变成了暴风雪,强劲凛冽的寒风刮得人生疼,于是我们几个再也顾不上礼貌,鱼贯而入后关上了大门。

房间内几乎是漆黑一片,只有靠近窗户的地方才稍微透着一些微弱的光亮。借着手机的光,我在这片浓重昏暗中摸索到了墙壁上的开关,按下去之后,“啪嗒”一声,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立刻散发出带着些许橘黄色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这下,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里是一间别墅。

“你好!有人在吗?打扰了!”男人又喊了几声,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整个屋子都静悄悄的。

“别喊了,没人在,这所房子的主人肯定是出去了。”我说道。

男人白了我一眼,指着我们身后的大门道:“你出去是不锁门的?”

“或许他一时大意忘记了。”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所有的家具都很干净,并没有积灰,说明这间别墅不可能是被废弃的空屋。

“行了别争了!”另一个男人说道,他一面抱着胳膊,一面跺着脚:“当务之急,我们应该赶紧找点能取暖的东西。”

的确,虽然我们在屋子里,避开了猛烈的风雪侵袭,可屋子里的气温却和外面一样下降得厉害,比外面也高不了多少。所以这提议立刻得到了赞同,我们几个马上行动起来,很快把这栋别墅翻了个遍,

令人感到郁闷的是,这栋别墅虽然通了电,可除了电灯和一把电水壶外,竟然再也找不出一台电气设备,幸而在客厅里安着一个西式的壁炉,于是我们动手拆了一张木桌,又找来了一些报纸和杂志,在壁炉里升起了火。

我们围在壁炉旁,很快就暖和起来,不仅是寒意,连疲惫也仿佛被这熊熊跃动的火焰一并驱散了。

一直以来充当着领头人角色的那个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面伸出手烤着火,一面略带得意地说道:“老天保佑!能及时找到这么一所房子可以安稳地避过这场风雪,这下不用担心了。嘿嘿,你们是不是很庆幸听了我的啊?看看这风雪!要是还呆在原来那地方那真是必死无疑呀!”顿了一下后,他又接着道:“对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反正我们得在这儿待一段时间了,不如互相认识下聊聊天吧,我叫张振,你们呢?”

“王凯。”另一个男人说道。

“冯旭鸣。”

“我姓林,单名一个乐字,你们叫我乐乐就好了。”那个最先发现了别墅的女孩回答道。

另一个女孩没有开口,她抱着自己的胳膊,浑身微微颤抖,看上去似乎有些紧张,脸上满是惶恐不安的神色。

王凯显然是认识这女孩的,关系可能还挺亲密,见她不说话,他便伸出一只手去摸她的额头,用关爱的口吻柔声问道:“思瑩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想到那个叫思瑩的女孩却一把打开了王凯的手,带着点神经质的语气问道:“你们不觉得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像《雪山凶灵》吗?”

听到这话,其他三个人都是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思瑩在说什么。我倒是了解,于是解释道:“《雪山凶灵》是一部日本恐怖片。”

“恐怖片?”张振皱起了眉头:“我们现在可是在遇难中,这时候扯什么恐怖片啊?”

我也觉得这种场合下说这些东西的确不合时宜,还没开口,就听见思瑩猛然尖叫道:“都是一样的!遇难是一样的!幸存的人数是一样的!找到了房子也是一样的!然后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死去!接下来我们都会死!”

看到她情绪如此不稳,我连忙上前安慰她道:“你不要胡思乱想,那部片子我也看过,跟我们现在这处境根本不一样,首先那片子有一个大前提是集体出现了同一个幻觉,这在现实里几乎不可能会发生;再说里面的女主行凶是源自于她误杀好友的自责和愧疚,你看我们现在这五个人都活得好好的,根本没人有行凶的动机,没事的,你这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我费尽唇舌进行安慰,其他三个人也跟着帮腔,不过显然我们的话思瑩根本没有听进去。不过她也不再吵闹,似乎是懒得再跟我们计较一样,只是一个人抱膝坐在地上,身体不停微微地前后晃动,让自己的下巴轻叩着膝盖。一面定定地、出神地盯着壁炉里的火焰,一面不停地小声重复道:“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被她这么一闹,本来还算不错的气氛顿时被破坏得一干二净,接下来除了思瑩在那边喃喃自语外,我们四个人都相对无言,只是默默地围着壁炉坐着。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屋外的暴风雪丝毫没有停息的意思,反而越来越猛烈,寒风裹卷着雪花,呼啸着发出刺耳的“呜呜”声,同时震得窗户“喀喀”作响,仿佛随时都会经受不住掉下来一样。

这声音初听时觉得很可怕,不过听久了,却反而有种催眠的效果,配上思瑩的低语以及温暖的炉火,让我不知不觉间涌起了一阵困意,正当我昏昏欲睡时,旁边的思瑩忽然站了起来,一面向大门口跑去一面叫道:“来了!它来了!它来杀我了!”

王凯反应倒也迅速,他赶忙站起来一把拉住思瑩,问道:“怎么了?谁来了?谁来了?”这时,我也清醒过来,发现张振跟林乐一脸紧张,我们四下张望,却什么异常都没发现。

然而思瑩依旧叫道:“放开我!它来了,我要逃走,不然我会被杀死的!”说完,她竟然对着王凯抓着她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这一口咬得相当深,鲜血霎时间就汩汩流出。王凯吃痛松开了手,而思瑩则趁机拉开门跑了出去。

她刚一开门,强劲的风雪立刻灌了进来,吹得我一阵哆嗦,张振在一旁嚷道:“快把门关上!”然而王凯却不理他,而是捂着自己受伤的手,喊着思瑩的名字,竟然也追了出去。只几秒钟的功夫,两个人便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之中。

眼看着吹进屋里的雪越来越多,我跟张振赶紧上前,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顶着风把门给关上了。回到壁炉旁,张振一面擦着脸上的雪,一面冷哼道:“真是有病!放着好好的地方不待,非要跑出去送死!”

“你、你们说,她是不是真的看见了什么?”林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缩成一团,结结巴巴地问道。

“她看见个屁!”张振骂道:“别说这世上没有鬼,就算真有鬼,这种天气,我情愿被鬼弄死,也不想去外面被冻死!”

我也安慰道:“她从刚才开始精神就一直很紧张,可能因此产生了幻觉,我看过的一本书上说,在极限的精神压迫下,人很容易产生被害妄想。”

林乐点了点头,接下来三个人再次陷入了集体沉默之中,过了一会儿,张振率先打破僵局,他站起来说道:“也不知道这暴风雪什么时候会停,我去找找这房子里有没有什么吃的,这种时候,身体可不能垮了。”

没过多久,张振捧着一堆东西回到了壁炉旁,他把这些东西扔在我们面前,却是几包方便面、几根火腿肠、两盒曲奇跟几条巧克力。

“唉,这家人也是够可以的啊!”张振悻悻地开口道:“没有冰箱也就算了,厨房里竟然连米都没有!能吃的东西全找遍了也就只能找到这些,这下不节省着点可不行。”说完,他开始动手把这些食物分成三份。

“你怎么分三份?我们不是有五个人吗?王凯他们……”林乐怯生生地问道,还没说完,就被张振打断了:“拉倒吧!你看看外面这么大风雪,那两个人穿那么点就跑出去,你觉得他们还能活着回来?”

“可……”林乐还想说什么,却被门外忽然响起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这敲门声来得如此突兀,我们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互相看了一眼,这时又是一阵敲门声,同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传了进来:“开开门,是我。”

我跟张振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来到门口,互相确认了眼神之后,我猛地一把拉开房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瘦小的人形,全身都堆着一层积雪。我伸手把那层雪拍掉后定睛一看,却是先前跑出去的思瑩。

张振也认出了思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没说什么。我看了看思瑩的身后,漆黑的夜色里夹杂着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王凯呢?”我问道,我以为是王凯把思瑩劝回来的,所以现在没见到王凯,觉得有些奇怪。

思瑩没有回答,她已经被冻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浑身抖个不停,一张白皙的脸冻得发青,嘴唇发紫,牙齿不住上下磕碰,连神志似乎都有些不清醒了。见到她这幅样子,我赶紧和张振一起把她搀扶到壁炉旁烤火。林乐则从卧室里搬来了一床被子和一条毛毯,我们将毛毯围在思瑩身上,接着张振跑去厨房烧水。

这样折腾了一番,大约一刻钟后,思瑩渐渐缓了过来,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嘴唇上的紫色也开始消退,接过了张振递给她的杯子,喝了一口热水后,她慢慢地解释起来。

原来她先前跑出去的时候,因为极度的恐惧导致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感受不到其他事物,直到跑出去一段距离后,被外面这大风大雪一吹一冻,这才清醒过来。醒过神来的思瑩立刻就觉得冷得受不了,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她开始在暴风雪中挣扎着寻找别墅,幸好我们把别墅的灯都开着,灯光反而使得别墅在这视野极差的雪夜里变成了显眼的目标,这才让她平安地回到了别墅。至于王凯,思瑩说她跑出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王凯在追她,一路上也从来没遇到王凯。

说到这儿,思瑩哭了起来,脸上充满着愧疚的神情,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初如果不是她忽然失心疯跑出去的话,王凯不会追出去,现在她倒是平安回来了,可王凯在外面却生死未卜。

可事到如今除了干等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外面风雪这么猛烈,根本不可能出去寻找王凯,这边又没信号,也无法用手机联系王凯。于是我们三个也只能不断安慰着思瑩,但心里都很清楚,按照目下这情形,王凯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么安慰了一番后,思瑩依旧在小声地抽泣,不过情绪已经缓和了不少。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虽然现在还不到晚上九点,在经历了这一连串事情后,我却感到困得不行,正想把林乐弄来的被子披上去沙发上睡一会儿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咣咣咣”的敲门声。

跟思瑩那会比起来,这声音大多了,与其说是在敲门,不如说是在拍打大门更贴切,两个女孩露出了紧张的神色,我和张振来到门口,张振问道:“谁啊?”

没人应声,敲门声也停了,过了几秒钟后,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比刚才更加急促、也更加猛烈。

“可能是王凯。”我向张振说道,张振却摇摇头,继续大声喊道:“到底是谁?你要不说,别想我会开门。”

敲门声又停了,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外面才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是我,王凯。”

这声音听着的确像王凯的,张振松了口气,打开了大门。

门外站着的果然是王凯,跟思瑩一样,他也几乎变成了一个雪人,不过他的情况比起思瑩要好上很多,尽管也是在不住地哆嗦打颤,但精神还不错,神志也很清醒,只不过我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不太好,很难过的样子,眼眶周围红红地,似乎是哭过,眼睛里则弥漫着一股化不开的悲伤。

他这样子也被张振看在眼里,后者忍不住揶揄道:“哟,你小子对你女朋友感情挺深的啊,瞧你这红红的小眼圈,是不是没找到她所以才急哭了?真不知道等下你见了她之后会作出什么肉麻的举动来呢!”

没想到王凯听了这话之后,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张振,眼睛死死地盯着张振,压低了声音问道:“你说什么?”

见王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张振有些害怕,脱口说道:“我是说你的思瑩已经先回来了,你白伤心了,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不至于这样吧?”

王凯松开了手,抖掉了身上的积雪后进到了屋里,我注意到,当他看见思瑩的那一刹那时,明显一愣,脸上先是浮现出惊诧之色,紧接着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和他正相反,坐在壁炉旁的思瑩在看清楚进来的人后,脸上却露出了惊喜之色,她站了起来,一面向我们这儿快步走来,一面说道:“王凯!是你!谢天谢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对不起,都怪我……”

眼看着她越走越近,似乎要给王凯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时王凯却大声吼道:“站住!不要靠近我!”

被他这么一吼,思瑩呆站在原地,惊喜之情变成了满脸委屈,我们三个也愣住了,不明所以地看着王凯。而王凯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很不妥,于是勉强地笑了一下道:“我刚从进来,身体冷得像块冰一样,冻到你就不好了。”

这套说辞实在蹩脚的很,然而也没人深究,思瑩听话地坐了回去,我们五个人重新又围在壁炉旁。只是本来已经有所好转的气氛,因为王凯刚才的表现又变得沉默压抑起来。

不过事到如今恐怕也没人在想着要活跃下气氛了,包括我在内,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这场该死的暴风雪能早点停息然后离开这里。

过了一会儿,思瑩凑到林乐耳边说了些什么,林乐点点头,然后两个女孩站了起来。

“你们要去哪儿?”王凯问道。

思瑩的脸有些发红,她说道:“我想去洗手间,可一个人害怕,所以找乐乐陪我一起去。”

“怕什么怕!有什么可怕的!”王凯粗暴地说道:“你又不是小孩子,一个人去洗手间都办不到吗?还要麻烦别人?”

“不要紧,我没关系的。”林乐赶忙出来打圆场:“我自己也正好要去洗手间的。”

王凯还想说什么,支吾了两下,最终没说出来。两个女孩上了二楼,我和张振则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王凯。

“喂、喂、她是你女朋友吧?”张振忍不住开口道:“先前还疼她疼得要命,为了她都甘冒风雪去找她,找不着她还哭得稀里哗啦,怎么现在又一副跟她不共戴天的样子,兄弟你这是玩得哪一出啊?”

我也在一旁劝道:“是啊,就算你气她跑出去,当时毕竟是情况特殊,你也不要太苛责她了,现在我们大家不都平平安安的吗?”

“平平安安?”王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沉默了半晌后说道:“你们以为我是找不到思瑩所以才哭吗?你们错了,我是找到了她才哭的。”顿了一下后,他低沉着嗓子说道:“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倒在雪地里,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他这句话说完,我跟张振的脸色刷一下就变白了,张振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可别开玩笑。”

“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我找到思瑩的时候,她早就没了气息,全身僵硬冰冷,明显是冻死的!我抱着她的尸体,哭了好一阵,本来我想带她回来的,但外面实在太冷了,我的体力根本不允许我再着背一具尸体,所以我只能独自循着灯光回来了。”

“死了?那、那现在这个思瑩是谁?”

关于亿享资讯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本网招聘 | 本网动态

版权所有:亿享资讯网 Copyright @2012-2021 Inc.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