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长三角地区何以逃过“疫苗劫”?(图)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10/4 14:58:38

之道网导读:在这起涉案金额高达5.7亿、涉案面多达24个省份的疫苗大案中,从目前情况来看,上海、浙江以及苏南地区尚未涉及其中。而二类疫苗,是指消费者自愿接种的水痘疫苗、狂犬......

在这起涉案金额高达5.7亿、涉案面多达24个省份的疫苗大案中,从目前情况来看,上海、浙江以及苏南地区尚未涉及其中。一位疫苗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疫苗运作相对安全,“这并不是巧合”。

二类疫苗也统一采购调拨

根据疫苗行业的监管规定,我国疫苗现阶段分为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一类疫苗是指被大规模使用的国产、强制接种疫苗,包括乙脑疫苗、疫苗、麻腮风疫苗和脊灰疫苗等,这类疫苗由政府统一购买调拨。

而二类疫苗,是指消费者自愿接种的水痘疫苗、狂犬疫苗以及所有进口疫苗等,这种疫苗可由省疾控中心、市疾控中心采购,也可由接种单位自行采购。

一类疫苗由政府统一购买调拨,二类疫苗可以自主采购:省、市、区县、接种点享有自主的采购权,相比较一类疫苗,二类疫苗由于可以自主购买定价,市场空间更高,而这也是为何二类疫苗屡次出事的最主要原因。

但是我国并不是所有省市都在按照二类疫苗自主采购的规定执行,比如上海、浙江和苏南地区。在上海、浙江、苏南等地,目前二类疫苗管理采取了类似一类疫苗的管理方式,所有的二类疫苗由市疾控中心统一采购、调拨,区县疾控中心以及社区卫生院不单独购买。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采购方式帮助这几个地区摆脱了当前的“疫苗劫”。

长三角地区何以逃过“疫苗劫”?(图)

长三角地区何以逃过“疫苗劫”?(图)

以上海为例,目前全市无论一类还是二类疫苗统一采用的都是集中招标采购模式,然后再统一调拨至下属单位。据了解,目前上海市所有的二类疫苗均由国药集团下属子公司国药控股上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原为上海虹桥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后被国药集团收购)经过招投标统一采购,再经由市级疾控中心直接调拨至各级社区卫生院接种点。

上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对疫苗的运输、储存和使用进行全过程、全覆盖以及24小时的冷链检测与管理,疾控部门对到货疫苗的供应商资质、药检报告等进行严格审查,下属基层单位不再具有采购权,直接卡断了区县、基层卫生院的自主采购。

“省市统一采购的公司重视自己的资质,因此招标的环节会比较严格,不会购买来路不明的疫苗。而下级的接种点不再具有自主采购资质,有效避免了多渠道导致不良疫苗流入市场。”该业内人士指出。

政府财政拨款采购

在上海、浙江等地,目前采取的是政府财政先行拨款的形式进行统一采购,但在一些地区,财政拨款长期不到位不仅让统一采购难以实现,基层防疫站由于难以为继,更需要依靠二类疫苗来挣钱维持收支平衡。这也是长三角地区这样的机制目前难以在全国各地推行的原因。

“经济发达的地区财政拨款充足,并且基层机构并没有这个动机去压低疫苗成本赚取不合理的利润。但有些地方就难保证,如在河南,甚至有一些社区卫生院是个人承包的,加之政府拨款很难到位,在这个时候看到山东有更便宜的疫苗,就很容易动心,因为正规渠道拿货总是更贵的。”该业内人士透露。

在目前市场上,一支二类苗正常的流通方式是生产厂家→经销商→省疾控→市疾控→区县疾控→接种点。以上疫苗业内人士告知记者,在正常情况下,具有自主采购权的市疾控中心可加价10%售出给区县级疾控中心,而区县级的疾控中心可加价15%卖给接种点,接种点还可以加价15%将疫苗卖给消费者。

整个中间流通环节层层加价超过40%,而这还是经过物价局核准、在规定范围之类的流通盈利动作。

事实上,在规定范围之外,层层流通差价高达数倍的事件更是常有发生:2015年11月,四川广元市纪委公布查处的一起疾控系统腐败窝案,时任广元市朝天区疾控中心主任孙某主动要求供应商将乙脑疫苗价格从20元/支提高到40元/支,仅一个环节就将疫苗价格翻了个倍。

针对此次疫苗事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也表示,总体来讲我国疫苗流通过程是比较规范的,特别是对一类苗的管理很严格。但山东问题疫苗事件的发生说明在流通过程中确实还存在漏洞,有待完善。


相关阅读:
蜜雪冰城 http://www.ktingtea.cn